迎着聂欢锐利的目光,李鱼十分淡聂欢在打量他

作者: admin 分类: 盛源彩票手机版客户端娱乐 发布时间: 2018-08-10 20:14
 
    静静姑娘身子忽地向前一栽,笔下登时划错了一个道道儿,她扭回身道:“人家写错了吗?”
 
    李鱼期期地道:“好像……大概……没错吧?”
 
    静静姑娘道:“没写错,那小郎君捅我一下干嘛?”
 
    静静姑娘说着,还伸手去揉屁股,一脸的天真无邪。只可惜,她装得并不像,她晕着脸儿,媚着眼儿,脸蛋儿烫得都快喷蒸气了,瞎子都看得出她是在故作天真,明明就是在
 
挑逗李鱼。
 
    “回去上课!”李鱼恼羞成怒,“啪”地一巴掌打在她的小翘臀上。耶!这丫头虽不比深深胸前雄伟,可这臀部倒是既丰盈又有弹性。
 
    “哦!”
 
    静静目的已达,像只快乐的花蝴蝶儿似的跑出去了,唇角还挂着一丝忍不住地笑。这个字儿可是她特意学来的,就是为了有机会用来挑逗她内定的“长期饭票”,要不是今儿
 
个被吉祥酸到了,她还不舍得现在就用呢。
 
    不过……管它呢,反正已经证明小郎君对自己不是没感觉了,再想别的法子就是了。
 
    对未来无比乐观的静静姑娘在课堂外平息了一下心情,进屋上课去了。可是那许久未退的脸上潮晕绯红,那迷蒙迷离的俏眼,那明明听着先生在教书,脸上却时不时泛起的傻
 
笑,却引起了深深姑娘的警惕。
 
    于是,她也借着尿遁出来了。
 
    李鱼端坐堂上,仰脸数着屋顶承尘上的花瓣,数了一百四十一片之后,他的身体终于恢复了正常,李鱼刚刚松了口气,深深姑娘就跑了进来:“小郎君小郎君,先生在教我《
 
九章算术》,他出了道题,你快帮我解一解。”
 
    李鱼愕然看着深深,深深扶了扶duang~duang~duang~,小嘴吧吧吧地:“先生说一个人用车装米,从长安运往蓝田,装米的车一天能走50里地,不装米的空车一天能走70里地
 
,5天往返三次,问二地相距多少里地?”
 
    李鱼惊恐地看着深深走近:“小郎君,你快帮我算一算呀!”
 
    李鱼扯开喉咙喊了起来:“伯皓,仲轩,快陪我去巡察西市!”说着,李鱼就丢下一脸错愕的深深落荒而逃。
 
    试想,如此李鱼,满肚子的火气,看到那“爆竹”火势冲天,他能不心头火起么?
 
    “谁啊这是?开个张而已,用得差乒乒乓乓烧这么多爆竹啊,老远看见,我还以为起火了!”李鱼满脸不高兴地说着,分开人群走进去,然后……他就看到了正要与聂欢把臂
 
入店的……千叶姑娘!
 
    (本章完)
 
 第278章 乾隆堂
 
    第278章 乾隆堂
 
    杨千叶看到李鱼,蓦地张大了眼睛,一脸惊奇。她是真不知道李鱼也在西市,而且看他穿着,好像还是个小吏?
 
    李伯皓和李仲轩这时也看到了女扮男装的杨千叶,武大都督的小姨子,他们如何不认得?当初她在武家伙同纥干承基意图挟持武都督时,双方曾大打出手的。
 
    李伯皓向她一指,大叫道:“啊哈!原来是你!你……”
 
    杨千叶看到他和李仲轩,脸色一变,登时做好了动手的准备,但李鱼已经适时打断了李伯皓的话,并且按住了想要拔剑的李仲轩,低声道:“住手!内中缘由十分复杂,切勿
 
当众说破!”
 
    李伯皓呆了一呆,奇道:“为何不动手拿她?”
 
    李鱼掩着口,低声道:“你二人留下,守住门户,不动声色,等我号令!”
 
    李仲轩登时来了兴趣,喜孜孜地道:“不错!大人物拿人,哪有如此简单的,那是街头泼皮才做的事!你放心吧,我二人等你号令!”
 
    李伯皓也反应过来,眉开眼笑道:“我们等你摔杯为号可好?”
 
    李鱼心道:“这处楼房这么大,里里外外的又这般嘈杂,我在里边摔杯你们听得见吗?”心里是这么想,李鱼巴不得他们不要生事,连忙点点头,便加快脚步走过去。
 
    “哈哈,山水有相逢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笑吟吟地看着杨千叶,却没呼其名,因为他实在不知道杨千叶此时用了什么身份名号,杨千叶明白他的用意,心中暗暗感激,忙拱手道:“原来是李兄,千叶有礼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听她说话,晓得她没另起其他名字,这才顺势接口道:“千叶姑娘怎么会在这里?”
 
    杨千叶唇角抽了抽,道:“奴家在此开了一家珠宝行,却不知李家郎君缘何来此?”
 
    李鱼将大拇指往后挑了挑,咳嗽一声道:“李某不才,如今忝为西市署市长!”
 
    杨千叶呆了一呆,道:“竟有此事?以后……还请李市长多多关照了。”
 
    李鱼道:“好说,好说!”
 
    两人说完这句没营养的客气话,再也不知该如何接下去,大眼瞪小眼的站在那里。聂欢捏着下巴,饶有兴致地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总觉得两人之间似乎有很多故事。只是
 
一时也摸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 
    要说两人是情侣吧,二人脸上的神气非常的古怪,又不像情人相见。要说是世交故旧,二人的对答又丝毫没有家门渊源的模样。
 
    杨千叶要在西市开店,居然不惜拿出干股,请他撑腰,显见与这男子近来并无来往,否则如果知道他是西市署市长,大可请他关照,无需让利自己。可要说二人分别已久,他
 
们的神情举止又一点也不像,好不奇怪。
 
    墨白焰和冯二止看到李鱼也是呆了。其实二人开店跑手续,也曾去过西市署。只不过他们不是自己去的,而是打发手下人去的。即便是他二人自己去的,只是办个过户的登记
 
、开店的手续,也见不到李鱼,依旧不会知道那里边坐着李鱼这位尊神。
 
    二人有些慌乱地对视一眼,墨白焰急忙上前笑道:“东主,欢少,李郎君,还是入内品茗叙话吧,这大门口儿,诸多不便!”
 
    杨千叶也反应过来,忙对聂欢道:“欢少,怠慢了,怠慢了,请!”
 
    聂欢微微一笑,又饶有兴致地看了李鱼一眼,迈步向内走去。墨白焰赶紧跟上一步,非常客气地引导他上楼。
 
    因为墨白焰的知机插入,杨千叶才得以落后一步,看了李鱼一眼,刚要张口。李鱼瞧她一副急于摆脱自己的模样,已经自来熟地向内走去:“事先不知千叶姑娘在此开店,未
 
曾备得准备贺礼,容后补上,恕罪,恕罪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咬了咬唇,赶紧跟上。
 
    “你老跟着我干吗?”
 
    两人异口同声,小声地一问,同时一怔,又不约而同地开口:“我哪知道你在这儿!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罢,二人互相瞪了一眼。
 
    李鱼警告道:“你还不死心?跑到我的地盘儿上来,又要搞什么事情?”
 
    杨千叶嫣然一笑:“开店赚钱啊!”
 
    李鱼满脸狐疑:“你的放弃你的打算了?”
 
    杨千叶叹了口气,幽幽地道:“不然还能怎么办?一次次失败,我想清楚了。很多事,既已过去,就无法再挽回。就此歇了妄念,好生开店赚钱,找个可心可意的男人嫁了,
 
相夫教子吧!”
 
    李鱼盯着她:“相夫教子?就是刚刚那男人吗?”
 
    杨千叶乜着他:“你不认识聂欢?”
 
    “聂欢?好耳熟!他是做什么的?”
 
    聂欢与墨白焰已经登上二楼,回身笑道:“我好像听到两位在议论我?”
 
    杨千叶莞尔一笑,道:“说来好笑,这位西市署李市长居然不知道欢少你的大名呢?”
 
    聂欢的目光再次投注到李鱼身上:“还未请教,这位是?”
 
    李鱼和杨千叶也登上了台阶,杨千叶道:“这位,是西市署市长李鱼李郎君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说完,又为李鱼介绍:“李郎君,这位就是聂欢,大名鼎鼎的欢少。长安三杰,常剑南、张二鱼、聂欢……”
 
    聂欢打个哈哈,道:“聂某蒙江湖朋友抬爱,为了应那长安三杰名头,给常老大、张老大做了个添头儿罢了,忝居其末,见笑、见笑。”
 
    杨千叶嫣然道:“欢少客气了,那只是因为你比那两位年轻,所以才排名居末罢了。”
 
    聂欢淡淡一笑:“江湖上,实力说话,岁数,一文不值!”
 
    说这句话时,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李鱼身上,也许,只有在常剑南面前,他这位今日已平起平坐,昔日却是军中旧部的人才会放低身价,对于常剑南麾下的四梁八柱,他完全可
 
以不放在眼中,更不必提这十八桁之一的李鱼了。
 
    但是,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个男人,不像他表面的身份那么简单。
 
    其实,他的这种感觉,很大程度上却是因为李鱼的反应,倒不是他慧眼如炬,一眼就看得出李鱼乃是明珠蒙尘。
 
    李鱼皇帝见过了,太守斗过了,大都督被他骗过了。江湖上,又曾把罗一刀斗得灰头土脸,还曾正面硬抗过常剑南的威压,如此丰富的阅历开拓了他的眼界,谈吐气度当然不
 
凡。
 
    之前李鱼不知道欢少是谁,听杨千叶介绍,才想起这是与常剑南、张二鱼齐名的一方传奇,也只是暗暗有些惊讶而已,当然不至于前倨而后恭,但是看在聂欢眼中,却不免要
 
觉得此人是个大有故事的人,没有表面身份那么简单了。
 
    迎着聂欢锐利的目光,李鱼十分淡聂欢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聂欢。杨千叶相夫教子的话他不尽信,不过却相信眼前这位欢少与杨千叶应该有着不一般的关系,他也想看
 
看,这人究竟是不是杨千叶的意中人。
 
    墨白焰一瞧气氛有些紧张,眼珠一转,连忙迎请道:“来来来,欢少,李郎君,两位贵客快请上座!来人啊,上茶伺候!”
 
    李伯皓冷笑道:“那小妖女诡计多端,她要是从后窗逃了怎么办?咱们一前一后,等李鱼一摔杯,咱们就同时跃进去拿人,让她插翅难飞。”
 
    李仲轩大喜,只觉这个游戏愈发地有趣了,忙道:“好!我去后边!”
 
    一转身,他就兴冲冲而去。
 
    聂欢出现在西市的消息飞快地传到了“楼上楼!”
 
    常剑南看似无为而治,但眼线遍布整个西市,像与他齐名的聂欢驾临的消息,当然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他的案前。
 
    “聂欢往乾隆堂祝贺开张之喜?”
 
    常剑南的眉锋立即蹙了起来:“一家珠宝行,为何选在十三街区?那店家既然有聂欢撑腰,应当选择东市才更好!聂欢如同一匹不羁的野马,这乾隆堂的店主是谁,能请得动
 
聂欢这小子替他出头?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